溝通人際

我愛你,但為什麼自己說的話那麼傷人……

我不想傷害你,但那些傷人的話就像離弦的箭一樣,直衝靶心,把那些珍惜珍視的感情基礎,傾頹成廢墟、硝煙彌漫。而我看著那些裊裊輕煙,悵然若失的想著,我們之間怎麼了。

陳靜平(Una Chen),社工師,目前為尼思湖心理諮商所實習心理師,因看見身邊親友受寵物過世後的沮喪心情,身為一隻玳瑁貓的飼主,深感喪寵飼主的哀傷失落議題缺乏關注,努力讓飼主和毛小孩的情感連結被看見。
 



爭吵和爭執,似乎是關係中無法避免的一部分。
那些如習俗般的常識告訴我們,關係必然會經歷磨合、有相處就會有摩擦。
摩擦和磨合會帶來痛楚,痛楚則引發我們的咆哮;像是灼傷的哀號,像是不懂表達需求的孩子哭喊:「希望你懂我」。

但「希望」太卑微了。誰都不願意淪為祈求的一方,好弱啊。我怎麼可以讓你看不起我。
脆弱太令人不安了。被看穿的脆弱,威脅感更勝一籌。
我要站得高一點,我要用高一點的方式對你說:你怎麼可以不懂我?!

就這樣,簡單的需要被滿足的需求,被包裝複雜成權力的鬥爭。
「你可不可以懂我」變成「我不能輸」。
爭吵過後是孤單的,點綴孤單的是你轉身離去後的孤寂,窒息得像是氧氣也跟著你離開。
我不喜歡這個結果。我好像贏了,可是也輸了。

為什麼我不能直接告訴你「我需要你」呢?

為什麼我是想表達「我需要你」,但我卻用盡全力推開你了呢?還成功了。
有多少人,會試著探索憤怒下的自己。
有多少人,能夠接受憤怒中的自己。
又有多少人,能夠在憤怒之後,抱抱需求未被滿足的自己。
卸下那一身「我要贏」的尖銳,換上天使的羽翼,
告訴自己「我的需求是真實的,痛苦也是。」

生氣是我們保護自己、替自己爭取權力的一種方式。
但在關係中的爭吵,冷靜下之後,那種又贏又輸的感覺,怎麼看都像傻子。

生氣是我們習得的抗議方式。
但「生氣是不對的」也是我們被教導看待生氣的方式;每個人都太害怕「生氣」了,以至於我們感覺得到它、被它驅使,卻不了解它。

瑞雪兒‧卡薩達‧羅曼(Raychelle Cassada Lomann)博士,在他的《為何你容易失控發脾氣》一書中,引導讀者書寫憤怒日記。許多人告訴我,當他們書寫完那些日記、事過境遷之後,發現自己沒有勇氣回頭去看那些內容,為自己那些當下的憤怒情緒感到羞愧。



你知道嗎,面對真實的自己是需要勇氣的。

面對兩個人真實的感情,也不是哪麼容易的。

很多人說吵架是溝通的一部分。但,互相吼叫的場景,哪裡像呢?

許多人在爭吵和爭執當中,著急著要贏,忘了去傾聽「生氣」要告訴我們什麼。
是什麼地方被冒犯了、什麼地方受傷了;我企圖要捍衛什麼、什麼使我想逃避。

每一個「情緒」都在回饋我們自己對事情的「感受」,進而促使我們做出「溝通」的行為。「溝通」又分為良性的和惡性的:當我們無法釐清使我們產生情緒的內涵是什麼,良性或惡性的溝通即會形成一項循環,漸漸的,變成我們熟悉且立即的直覺反應;慢慢的,忘記我們當初為什麼會這樣反應。

人真的是複雜的,因為人生太不容易了。太多的遺忘、逃避、不願意面對的東西在裡面。
而我們身邊不總是那麼剛好,有足以陪伴我們認識自己、找到勇氣面對的人。

你聽過諮商心理師嗎?很貴對不對。
但當你意識到自己需要勇氣面對人生的時候,他們可以成為你生命旅途中的同伴。

願每個人都能舒適自在的與自己共處。
祝福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