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索自我

在求勝與不討人厭間,曾之喬找到平衡

我的個性很矛盾。雖然說,我從不是故意要當什麼leader,可是我從小個性就比較強勢,就是很容易會被選作班長或隊長的那種人。我的得失心和好勝心也很重,所以我可以帶領我的班或者我的團隊得很多獎,但大家不一定會喜歡我甚至會討厭我;這種總是無法融入團體的孤單和故作堅強,其實是我小時候心裡很大的一個痛。

作者:曾之喬(喬喬),跨足唱片、戲劇、主持等,代表作有《必娶女人》、《稍息立正我愛你》,本文節錄自《一個人去丹麥,寫一本書:嘿 你為什麼不要快樂》,更多關於本書內容:https://bit.ly/2UacRCF

圖片提供︱時報出版



我不知道要怎麼讓別人喜歡我,在求勝跟不討人厭之間,我找不到那個平衡。
14歲出道成為藝人後,壓力更大,即使知道我不夠關心別人,可是我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,實在沒有餘力去多為別人做一點什麼。可以說,我就是個戰鬥機器,我眼中只有目標,我知道怎麼考第一名、怎麼競選班長或成為學校的意見代表,我有說服別人的口才,我知道怎麼帶著團隊得名得獎,但我不知道怎麼帶領著大家很團結很歡樂……


在不斷的失衡當中,得到憂鬱症。從十九、二十歲開始,我就去上很多心靈成長課程,找尋著自己信仰的道路。我用了很多的方式去體驗了解所謂生命,細膩去覺知自己內心的聲音,不斷嘗試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讓自己的心靈更強大。終於慢慢懂了,力氣要用對地方才能借力使力,也明白了,是不是第一名真的不是最重要,最重要的是過程,是大家一起參與一件事、完成一件事的快樂。如果從來不曾全力以赴,一同團結共心,那麼就永遠不會體悟到過程真的就是最最最重要的。


「得失心」這件事情在這幾年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困擾我了,我更發現我好像不是那麼愛現,步調也慢了起來,如果有上輩子的話,我一定曾經是歐洲人,或者是在部落生活的原住民,喜歡比較慢的生活節奏。

那感覺很像小時候在我個性裡很衝的戰鬥機器退場,變成低調隨和、不爭不搶的老靈魂登場,可是這對藝人工作好像也不是什麼太好的特質,我不會想要去爭當紅毯第一美丶爭誰最亮麗動人,我覺得大家都各美各的這樣不好嗎?常常我吃一頓飯可以吃很久、我跟人聊天可以聊上三四個小時都忘記拿起手機來看工作。所以這幾年每次記者問我有什麼企圖心,我都答不上來,我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、絕對的目標,我就是把手上的工作認真地做好而已。



曾經有一段時間,我很迷戀在自己的世界裡面,我可以反覆聽一首歌、看同樣的一部電影很多次。有一次去紐約玩,我幾乎每天都待在家裡,還有到樓下的咖啡廳或公園晃晃,一直到我朋友看不下去,把我拎去布魯克林大橋還有一些知名的景點,覺得我人都到紐約了不去那些地方走走像話嗎?但是why not?我住的樓下附近就有很好吃的馬卡龍,我可以天天去吃,再到公園散步一下就回家,有什麼不好?真的沒有什麼不好,在那樣的狀態底下我也非常自在,但我現階段有我應該要突破的議題,所以要讓老靈魂稍微再收回去一點。

我終於找到了自己在這個行業裡的定位,我出書、拍戲、出唱片、開演唱會、經營自媒體,日子真的過得很忙,每天的行程也是一個接一個來,雖然以前工作也曾經這麼緊湊過,但那是被安排的,就像上班一樣,妳沒做完這些事情不能下班。現在不一樣了,因為有願景,因為發覺了分享是自己的天職,所以我願意去承擔更多事情,就算沒有工作我還是要去上課、要寫文章、要開會,而且就算沒人要求我那麼做,我也會去做。


有的時候猛然停下來,真的很想問問自己,妳哪位?雖然有點不習慣,但現在的我不再只是一味地爭輸贏,而是開始懂得享受和大家一起全力以赴的過程。我很喜歡蔡康永大哥說的,「沒有上進心不是一個過錯,但你一定會錯過。」這就是我現在的心理狀態。


珍惜時間,時間最貴。其實想想過去那麼拼命的我,年紀小小就能吃那麼多苦,也不是一種錯,只是失衡了。現在知道了每一種特質都是一體兩面,沒有絕對的好或不好,而每個階段性的任務都是不同的。


平衡,需要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