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鎖情緒

缺乏安全感怎麼辦?依附訓練幫你找回它

安全感極大的影響了我們的人際與情場關係,它的形成可從嬰孩時期說起,父母是否滿足我們的依附系統,會造成長大後的我們是否能自帶足夠的安全感。如果缺乏安全感有無再次彌補的方法?諮商心理師龔佑霖告訴大家如何養成正向的依附關係。
 

作者:龔佑霖心理師,台大心理系、北教大心理研究所碩士。由於本身經歷了許多充滿不安全感的感情,對於安全感特別有興趣,因此寫了許多和安全感相關的文章,希望能讓讀者找回安全感。



安全感,看似一個感情裡常常被提及的名詞,但,若要說什麼是安全感,其實很難說的出口。

也許,對某些人來說,安全感就是在大雨天裡,男友或老公特地開車繞路來接自己下班的時候,對某些人來說,安全感則是兩個人一起窩在棉被裡面聊心事的時候。每個人感到安全感的時機並不同,但是,安全感的形成,有可能透過心理學被分析出來嗎?

當我們呱呱墜地的時候,其實我們是充滿害怕的,嬰兒們總是大哭著來到這個世界;但是,父母的照顧,會讓嬰孩漸漸地形成所謂的安全感。安全感是怎麼形成的呢?首先,我們要先從不安全感開始談起。

我們天生,都會有一個系統,這個系統被心理學家稱為依附系統,當我們遭逢危機的時候,我們就會開始大哭。為什麼要大哭呢?因為大哭可以引來父母的注意,這是演化留下來的本能,它的目的是要吸引父母親靠近自己,心理學家將它稱為維持接近性。在這個時候,孩子的依附系統就是被開啟的狀態,開啟依附系統,促使爸爸媽媽讓自己依附在身上,才有機會化解危機。

當父母來到現場之後,嬰孩依然會繼續哭泣。此時,若要嬰孩停止哭泣,父母必須要滿足三件事情:
  1. 適時出現
  2. 敏感覺察
  3. 給予支持
對於適時出現這件事情,並不是每個父母都能做到,即便嬰兒再怎麼大哭,有些父母會因為怕溺壞小孩,或是因為工作繁忙,而沒辦法適時出現在嬰孩的前面。

如果父母順利地出現了之後,父母必須要繼續完成接下來的兩個步驟。首先是敏感覺察。什麼是敏感覺察呢?當父母趕到現場之後,他們能不能敏感覺察到小孩為何而哭?是尿床嗎?是被蚊子咬了嗎?是外面下雨了嗎?唯有找到孩子害怕的地方,才能給予孩子適當的支持。

那麼,要怎麼給予孩子支持呢?其實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,父母同時需要給予孩子物理上與心理上的支持,被蚊子咬了,要幫他擦藥,尿床了,要幫他換尿布;同時還要抱抱孩子,讓孩子感覺到被撫摸的感覺,進而產生所謂的擁抱荷爾蒙,讓大腦得以分泌催產素,進而讓孩子感受到安全感,他的依附系統才會被關閉、不再哭泣。

但是,如果父母一直沒有辦法適時出現,或是出現了卻搞錯了孩子要的是什麼,或是即便弄清楚了孩子要什麼,卻沒能為孩子解決問題,會怎麼樣呢?這些孩子當中,有一些會持續的一直吵下去,有一些則比較容易放棄爭吵,惦惦地躲起來自立自強。

對於那些會一直吵下去的孩子,心理學家把他們稱為焦慮依附;那些放棄爭吵,也放棄與父母維持接近性的孩子,則被稱為逃避依附。無論是焦慮依附或是逃避依附,都是缺乏安全感的孩子。對焦慮依附的人來說,他們的依附系統很容易被啟動,所以即便在長大之後談戀愛時,也會很黏伴侶、擔心伴侶拋棄自己、常常懷疑自己的伴侶不夠愛自己、覺得自己很糟,總有一天會被對方拋棄等等。

而那些逃避依附的孩子,則是很少開起依附系統,因為他們知道依賴別人是沒有用的,只能自己堅強地活下去。這些人看似很有能力、很獨立,能夠完成很多事物性的任務,但對他們來說,他們卻很難信任別人,很難跟別人建立深度的關係,當伴侶試圖和自己親近時,他們反而會躲得遠遠的,因為他們覺得只要和別人建立緊密的依附關係,就會和小時候一樣受到傷害。

那麼,焦慮依附和逃避依附,到底該怎麼辦呢?在我的新書《找回100 %安全感:情場與人際的正向依附練習》當中,我給出了兩個很重要的路:找尋能帶給自己安全感的人陪,加上運用新的模式表達自己的感受。

什麼意思呢?正因為這個世界上存在著那些因為小時候好好地被適時出現、敏感覺察、給予支持的父母帶大,進而發展成很有安全感的大人的那群人,那麼就代表著,如果不安全感強烈的人,如果能和他們做朋友甚至交往,那他們也會用適時出現、敏感覺察、給予支持的方式對待這些缺乏安全感的人──前提是你要用對的方式和他們說話。



什麼是用對的方式和他們說話呢?這牽涉到焦慮依附與逃避依附慣用的防衛模式。

焦慮依附的人,因為小時候總是會擔心自己被拋棄,所以他們很難相信有人會真的百分之百關心自己,總是認為自己終究還是會被人拋下。因此,對於焦慮依附的人來說,他們會採取一種「假性疏離」的方式,來對待他們遇到的對象。什麼是假性疏離呢?假性疏離就是說,他們會故意測試他們的互動對象,例如對他們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:「你果然不愛我,不然為什麼雨下這麼大,你卻不來接我下班?」「你果然比較重視社團而勝過我,不然為啥社團練習的時候你總是不會缺席,跟我約會卻常常改時間?」當他們這麼說的時候,看似是要推開對方,但其實內心希望的是「對方向自己證明其實對方是重視自己的」,但一般人在聽到這樣的話時,總會有一種被指責的感覺,也會感受到無形的壓力,進而慢慢地疏遠他們、不和他們往來。如此一來,焦慮依附的人便又「再次驗證」了自己果然不值得被愛的想法,卻沒有發現說,其實是自己的說話模式,不斷地把對方推開。

因此,作為焦慮依附的人,面對安全型依附的時候,除了享受他們的照顧之外,也要練習用新的方式表達他們的需求,例如直接告訴對方自己的感受:「當你沒能來接我的時候,其實我很失望,讓我想到小時候被拋棄的感覺。」「當你很熱衷於社團,卻對我改約會時間時,其實我會擔心你是不是沒有那麼在乎我。」改變說話的方式,讓對方的壓力不會那麼大,對方才更有機會做到適時出現、敏感覺察、給予支持的安全感三要素。

至於逃避依附的人呢,他們因為習慣隱藏自己的心事,所以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時候,他們常常隱藏在心裡,不願意拿出來談。這是因為,他們害怕談論之後,會遭來小時候一般的對待:被忽略、被認為沒什麼大不了的、被斥責。於是他們總會說「沒什麼啦,不是什麼大事。」但是,如此一來,即便安全依附的人能夠給予他人安全感三要素,也無法確實覺察到逃避依附者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並給予支持。

因此,逃避依附的人,在面對安全依附的陪伴者時,也需要練習慢慢地信任。也許你可以告訴對方「我沒有辦法那麼快跟你說出太深層的話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」然後再一點一點的慢慢評估對方是否可信,慢慢地吐露自己的心聲。

但是,安全依附真的能為不安全依附者帶來改變嗎?許多心理學研究都發現,讓受試者看一些微笑的照片、溫暖的詞彙等等,能夠激起不安全依附者的安全感,讓他們暫時性地成為一個具有安全感特質的人,因此,若是能找到一個安全依附的陪伴者,並試著用對的方式和對方溝通,相信這樣一來一往之間,肯定能讓不安全依附者,一點一點地體會安全感的滋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