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索自我

真正的活著,需要有看清自己的勇氣

有人說《七月與安生》是一個渣男拆散閨蜜的狗血故事,或說這是一齣人生悲劇,這樣的形容都太過簡化,對我來說更像一杯重烘培咖啡,入口時苦澀濃郁,當適應了苦味,漸漸嚐到當中的層疊醇香,不會因此欣喜若狂,也無法簡單描繪,因為這是真實人生的滋味!
 

作者:陳彥竹諮商心理師,擁抱心理諮商所所長,專長為婚姻伴侶、職場適應、壓力調適、正念減壓、同理心訓練。



「七月與安生」這部電影,看完後心情有些五味雜陳,有人說這是一個渣男拆散閨蜜的狗血故事,或說這是一齣人生悲劇,這樣的形容都太過簡化,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更像一杯重烘培咖啡,入口時苦澀濃郁,當適應了苦味,漸漸嚐到當中的層疊醇香,不會因此欣喜若狂,也無法簡單描繪,因為這是真實人生的滋味!


「不得已」的人生與「理所當然」的人生。

這部電影的主角是兩個性格相異的女孩,一個傳統乖巧,一個新潮叛逆,在彼此交會的人生中,從對方生命中體驗到的完整,他們各自踩著對方的影子,由對方來滿足自己心底對於生命的盼望。

每個不得已的人生,都有個理所當然的人生,七月在一個傳統的家庭成長,一個乖女孩該有的她都沒少,我們沒有人可以選擇要出生在什麼地方,只能順著環境長大,七月理所當然的要過著這樣的人生,26歲結婚27歲生小孩30歲買房,彷彿未來的一切都安排好了,七月的人生是一眼看穿。

安生也有一個不得已的人生,破碎的家庭環境,沒有家的養分,同時也沒有家的束縛,一個飛行少年該有的她都沒缺,看似自由揮灑,其實一點也不自由,安生同樣有理所當然的人生,混吃蹭飯的過每一天,安生的人生只希望止於27歲。

有時我們的人生好像都不是自己選的,從出生的家庭、想念的科系、想做的工作,甚至想愛的人,成長過程中他人的期待、社會的期待,對我們有很大的影響力,而這個影響力未必會被我們自己知覺到,因為是如此的理所當然,等著在人生某個片刻,突然覺得自己受夠了,突然看清楚了這一切,原來過去都在過著不得已與理所當然的人生,當這樣的覺醒出現,我們很難繼續裝睡下去,假裝這些就是自己要的人生。

女孩子將來要習慣很多不舒服的事

片中有段讓我印象深刻,在她們十三歲初識時,安生問開始穿著胸罩的七月會不會不舒服,七月回應:「當然不舒服,我媽說習慣就好,女孩子將來要習慣很多不舒服的事。」身為女性從小開始的刻板印象、不公平,這已經在許多電影電視作品一再提起,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,因為這些被提起、被重視,但同時也是最辛苦的時代,因為這世界的荒謬之處被看到了,並不代表就能改變這世界。

七月的母親看清楚了這一切,但受限於時代、價值,無法逃脫這樣的枷鎖,只能將這人生的真相提前告訴這女孩,身為女性在這社會生活,有著許多辛苦在等著,殷殷盼盼進入婚姻,其實只是從一個家到另一個家,這條路傳統的康莊大道是辛苦的!但人生好像每一條路都是辛苦的,所以重點不是找一條不辛苦的路,而是選一條你要走的路,既然都苦,不如選自己想要的吧!



勇敢面對才有可能解放自己

家明這個擾亂七月與安生的男人,像是一場人生試驗中的關鍵催化劑,他的出現他的搖擺,讓三個人張力有餘幸福不足,不能靠近卻又始終走不開,有人說他很渣,但生命總會遇到這樣的人,讓我們有機會更明白自己。

後來七月對安生的攤牌,一股腦地將多年的壓抑爆發。情緒的爆發可能傷人傷己,卻是真實的感受,她老早就發現男友與閨蜜之間的情慾暗流,但她忍住不提起,或許只是沒有勇氣去面對;她不喜歡一眼看穿的人生,她忍住不改變,可能只是沒有勇氣去挑戰。於是她隱忍、壓抑,以為人生透過退讓,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人生。

當我們無法拒絕別人,同時在拒絕自己,時間久了漸漸不知道自己是誰,自己喜歡什麼,甚至不確定自己的感覺,這個時候生氣這個情緒,像是扭轉人生的關鍵,讓我們有力量去面對,用行動去爭取自己想要的。

原來把想說的話說出來會如此舒暢

這讓我想起一個真實案例,這個案例主角是一個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傳統家庭,工作上非常優秀的女孩,這些年努力的動力,是希望得到父親的認同,父親看重的不是她工作上的表現,而是時間到了該結婚的傳統,因此無論她再怎麼努力,都無法讓父親滿意,這讓她感到挫折失望難過。

在一次假期返家時,父親再次嚴厲的批評她的不願意結婚,甚至氣得要趕她回自己家,以往她的反應都是什麼都不說哭著離開,好像人生有個劇本等著她演出,這一次她生氣的反擊:「我只是現在沒有要結婚,不代表我一輩子不結婚,我不是你們心中理想的女兒,你也不是我心中理想的父親,我已經不想改變你們,同時也不想被你改變,我們都做我們自己就好!」這一次的脫稿演出,父親的表情滿是驚訝,卻也沒再多說,雖然美好的假期還是起了衝突,但她當時的表情,卻是堅定且輕鬆的,她說:「原來,把想說的說出來,心理會這麼舒暢!」

面對自己生氣的情緒,不是要我們衝動行事,反而是透過這強烈的情緒能量,回頭理解自己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,當我們越理解自己,越能知道自己的人生被什麼捆綁著,無論是傳統價值、對父母或社會的期待等,當我們看清楚了,選擇會跟著出現,所謂的選擇未必一定要脫離原本的人生軌道,有時選擇是一種內在自我的覺醒,此時即便我們做出一個和過去一樣的選擇時,內在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,因為這已經跳脫不得已的人生,當我們可以選擇時,人生不再一眼看穿,此時才是真正的活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