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索自我

  • View More 圖片5.jpg
    探索自我

    在求勝與不討人厭間,曾之喬找到平衡

    我的個性很矛盾。雖然說,我從不是故意要當什麼leader,可是我從小個性就比較強勢,就是很容易會被選作班長或隊長的那種人。我的得失心和好勝心也很重,所以我可以帶領我的班或者我的團隊得很多獎,但大家不一定會喜歡我甚至會討厭我;這種總是無法融入團體的孤單和故作堅強,其實是我小時候心裡很大的一個痛。









    作者:曾之喬(喬喬),跨足唱片、戲劇、主持等,代表作有《必娶女人》、《稍息立正我愛你》,本文節錄自《一個人去丹麥,寫一本書:嘿 你為什麼不要快樂》,更多關於本書內容:https://bit.ly/2UacRCF

    圖片提供︱時報出版




    我不知道要怎麼讓別人喜歡我,在求勝跟不討人厭之間,我找不到那個平衡。14歲出道成為藝人後,壓力更大,即使知道我不夠關心別人,可是我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,實在沒有餘力去多為別人做一點什麼。可以說,我就是個戰鬥機器,我眼中只有目標,我知道怎麼考第一名、怎麼競選班長或成為學校的意見代表,我有說服別人的口才,我知道怎麼帶著團隊得名得獎,但我不知道怎麼帶領著大家很團結很歡樂……。

    在不斷的失衡當中,得到憂鬱症。從十九、二十歲開始,我就去上很多心靈成長課程,找尋著自己信仰的道路。我用了很多的方式去體驗了解所謂生命,細膩去覺知自己內心的聲音,不斷嘗試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讓自己的心靈更強大。終於慢慢懂了,力氣要用對地方才能借力使力,也明白了,是不是第一名真的不是最重要,最重要的是過程,是大家一起參與一件事、完成一件事的快樂。如果從來不曾全力以赴,一同團結共心,那麼就永遠不會體悟到過程真的就是最最最重要的。

    「得失心」這件事情在這幾年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困擾我了,我更發現我好像不是那麼愛現,步調也慢了起來,如果有上輩子的話,我一定曾經是歐洲人,或者是在部落生活的原住民,喜歡比較慢的生活節奏。

    那感覺很像小時候在我個性裡很衝的戰鬥機器退場,變成低調隨和、不爭不搶的老靈魂登場,可是這對藝人工作好像也不是什麼太好的特質,我不會想要去爭當紅毯第一美丶爭誰最亮麗動人,我覺得大家都各美各的這樣不好嗎?常常我吃一頓飯可以吃很久、我跟人聊天可以聊上三四個小時都忘記拿起手機來看工作。所以這幾年每次記者問我有什麼企圖心,我都答不上來,我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、絕對的目標,我就是把手上的工作認真地做好而已。



    曾經有一段時間,我很迷戀在自己的世界裡面,我可以反覆聽一首歌、看同樣的一部電影很多次。有一次去紐約玩,我幾乎每天都待在家裡,還有到樓下的咖啡廳或公園晃晃,一直到我朋友看不下去,把我拎去布魯克林大橋還有一些知名的景點,覺得我人都到紐約了不去那些地方走走像話嗎?但是why not?我住的樓下附近就有很好吃的馬卡龍,我可以天天去吃,再到公園散步一下就回家,有什麼不好?真的沒有什麼不好,在那樣的狀態底下我也非常自在,但我現階段有我應該要突破的議題,所以要讓老靈魂稍微再收回去一點。

    我終於找到了自己在這個行業裡的定位,我出書、拍戲、出唱片、開演唱會、經營自媒體,日子真的過得很忙,每天的行程也是一個接一個來,雖然以前工作也曾經這麼緊湊過,但那是被安排的,就像上班一樣,妳沒做完這些事情不能下班。現在不一樣了,因為有願景,因為發覺了分享是自己的天職,所以我願意去承擔更多事情,就算沒有工作我還是要去上課、要寫文章、要開會,而且就算沒人要求我那麼做,我也會去做。

    有的時候猛然停下來,真的很想問問自己,妳哪位?雖然有點不習慣,但現在的我不再只是一味地爭輸贏,而是開始懂得享受和大家一起全力以赴的過程。我很喜歡蔡康永大哥說的,「沒有上進心不是一個過錯,但你一定會錯過。」這就是我現在的心理狀態。

    珍惜時間,時間最貴。其實想想過去那麼拼命的我,年紀小小就能吃那麼多苦,也不是一種錯,只是失衡了。現在知道了每一種特質都是一體兩面,沒有絕對的好或不好,而每個階段性的任務都是不同的。

    平衡,需要智慧。

     
  • View More pexels-kat-jayne-736842.jpg
    探索自我

    做個「正常人」就一定沒問題嗎?

    「正常」的想法可說是自我懷疑的根源,就心理層面而言,「正常」這個想法本身,甚至是有史以來,對現代文化最具破壞力的衝擊之一。因為在「我到底怎麼了?」這種連續不斷又十分普遍的負面評論之下,隱藏的問題是:「為什麼我就不能正常點?」它影響著我大部分的患者。













    作者:雪瑞兒・保羅(Sheryl Paul),出版著作:《新娘的自覺》(The Conscious Bride)、《新娘的自覺——婚禮規劃》(Conscious Bride's Wedding Planner)。曾多次出現在《歐普拉脫口秀》節目。本文節錄自《焦慮是禮物:24個練習,學習自我治癒技巧,擁抱真實的自己》,更多關於本書內容:https://bit.ly/2AiiaJn






    對正常的期待,可能在你呱呱落地前,當醫生將你的生長曲線和其他「典型」成長的胚胎互相比較時,就在你身上留下印記。在你待在子宮的時間裡,這樣的比較會持續整整九個月,你的母親認真做產前檢查,不管是透過超音波、羊膜穿刺術或是觸診,來確認「你很正常」。

    也許檢查結果並不好,報告出現「異常」,如此一來,一波波的焦慮就會透過臍帶傳遞訊息:「噢,不,有什麼事情不對勁了,寶寶的成長沒有照著標準。」直到出生時,在每次的探嬰時間、年度身體檢查,當然,還有開始上學後,這種和正常的比較都會繼續下去。為你著想的父母和師長默默且無意識地共謀,確認你是「正常」的;任何不一樣的地方,在還是小花苞時, 就很快會被摘掉。

    如果你是個「好」女孩、「好」男孩,擁有能夠適應社會的社交與學業技能,那麼你可能很早就學會這些規則,也設法掐掉自己的「花苞」。你會把奇怪的東西去掉,也修剪不好看的部分。為了避免被嘲笑,你很快就把任何不正常的舉動藏在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。你「正常」了,繼續過你的生活,直到某個事件闖入並打開你的內心;也許是焦慮的表現已經到達臨界點,那個活在陰暗國度中真正的你,才開始展露出來。



    追逐正常這道不停退後的地平線,會引發嚴重的焦慮,因為這麼做所暗示的訊息,仍然是「你現在的自己並不好」。悲慘的在於我們花費青春時光,試著把自己塞進「正常」的框框裡,結果卻在長大之後發現,我們最崇敬的人,是那些勇於活在框框外的人。

    通常都要走到中年了,才知道我們必須將自己被深埋的那一部分挖掘出來,重新學習什麼是真正活著、真的做自己。倘若我們從一開始就被鼓勵做自己,承認人類的存在各形各色,而且正是這些差異,創造出能讓我們活得淋漓盡致的色彩─這一切一定容易得多。從童年的期望中徹底根除「正常」的概念,讓小孩做自己,無須道歉,這種做法不是健康多了嗎?

    【練習】正常的迷思如何影響了你?
    花點時間思考並寫下對正常的期望,如何影響你的自我概念、人生選擇以及焦慮。
    1.你是否有別人不管是明示或暗示地說你某些地方不太對勁,以致於你放棄了一部分的自己,試著服從的經驗?
    2.你對這種事的最初記憶發生在什麼時候?就你所知,從你母親懷孕、你出生、嬰幼兒到學齡時期,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,讓你覺得自己在某方面不太對勁或不正常?
    3.你記不記得曾被說過「你真是個難搞的小孩」或「你好乖」?
    這些敘述雖然司空見慣,但它們會強化一個信念,就是「正確的行為舉止是存在的」。在你思考「正常」的概念,而且在面對這些強化你有問題的信念、敘述和記憶時,你允許它們浮出表面的時候,再回來進行這個練習。
     
  • View More photography-of-woman-surrounded-by-sunflowers-1263986.jpg
    探索自我

    回答5個問題,找回自己的原廠設定

    妳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?有伴侶、有家庭的妳,家事、工作一肩扛覺得快累垮了?單身的妳時時猶豫,如果不遵從社會的期待是不是人生不夠圓滿?每個人都有自己的「原廠設定」,怎樣拋開世俗或自我後天加諸的枷鎖重新找回它?心理師蘇予昕用5個問題幫你找回心中最想要的東西。
  • View More 163RED20404A_TP_V.jpg
    探索自我

    對「被需要」上癮,小心把自我全賠了

    當我們滿足了他人的需要,換來對方正向的回饋,就會感到自我價值提昇,進而演變成「你開心,我就好開心」的連結。但「被需要」的洞很大,也很容易上癮,小心別一昧滿足別人而完全忽略自己的需求,心理師許嬰寧提醒,把對自己的肯定建立在別人身上,是一件危險的事情。
  • View More 圖片6.jpg
    探索自我

    育兒讓人失去自我,卻是習慣人生寂寞的磨練

    職業婦女到底承擔了什麼,即使外人投入再多的同理也許仍難以體會。育兒與工作兩相交迫,沒有時間聚餐、運動、看電影,好不容易孩子大了有更多自由,但已然宅慣了。心理師劉南琦以過來人身份分享,我們只是不甘心回不到過去,但這並不代表未來沒有自己。
  • View More pexels-andre-mouton-1207875.jpg
    探索自我

    認識自己,從接納自己心中的醜小鴨開始

    你認識自己嗎?為什麼那麼多人害怕面對真實的自己呢?那來自我們內心深處都活著一隻醜小鴨,別人看不見它,但我們看得見;它讓我們看見過往曾經發生的黑歷史,也許是空虛、狂妄,也許是自卑和愚蠢,都讓我們覺得那是一段造成自我瑕疵的過往。
     








    作者:蘇絢慧諮商心理師,璞成心理學堂總監、璞成心遇空間心理諮商所所長。專長有失落悲傷諮商、早年傷痛療癒、自我療癒、情緒議題諮商自我發展主題、表達性藝術療癒、書寫創作療癒。著作《找回愛與尊重的自尊課》、《可惡的他人和可憐的自己》等書。




    你認識自己嗎?會願意面對真實的自己嗎?

    如果你問什麼是認識自己呢?那就是你不會對自己的情緒感受常感到莫名,又或是對於自己的反應和行為覺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  你清楚的了解自己的喜歡和不喜歡,也了解自己的喜怒哀懼,還有各種面貌和反應。

    你不需要總是要討好別人,也不擔心會因爲妥協而失去自己。你知道你自己的獨特,不需要擔憂得不到他人的青睞或是肯定。

    然而,為什麼那麼多人害怕面對真實的自己呢?那來自我們內心深處都活著一隻醜小鴨,別人看不見它,但我們看得見;它是我們心中的黑暗,它讓我們看見過往曾經發生的黑歷史,也許是空虛、狂妄,也許是自卑和愚蠢,都讓我們覺得那是一段造成自我瑕疵的過往。

    若你害怕有人發現這樣的你,因而輕視及恥笑你,你會躲藏、迴避,盡量的不要讓你想起往事,也不要有機會再去瞧見那一個你也瞧不起的自己。

    長久以來,你還記得嗎?幾乎是從小到大,我們會不斷經歷被人任意的以情緒與評論傷害,當我們無法做到人們的期待,沒有得到他們的接受,便會經歷莫名其妙的被標籤:自私、醜、沒用、噁心….

    即使你非常不明白,什麼事也沒做的你,為什麼要這樣被任意糟蹋,又任意評價和羞辱,但我們太習慣愧疚、自責與自我譴責,強逼自己不要去在乎,又壓抑自己的感受,然後要求自己應該要去做到,讓那些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尊重的人滿意、開心和喜歡,好避免再有愧疚,以為是自己不好。

    我們以為,只要當一個好人,就不會被指為廢人、爛人,也不會再被任意批評,只要沒有讓對方滿意和高興。

    如果你願意去感受真實的自己,你會明白,你有感受,你也有話要說。你是活生生的人,在這世界裡奮鬥和認真,並不是要那樣活在委屈和忍氣吞聲的日子裡。但是,我們被制約得太久,就像是動物被項圈拴住了,要為了別人的需要而活,要為了別人的舒服而活,要為了讓別人高興而努力。

    你不敢放開自己,不敢讓自己自由,也不敢真實的體認自己是誰、有什麼樣的感受,想要選擇什麼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

    所以,你習慣隱藏自己、拒絕面對自己,不斷地迴避傾聽自己的心聲,也避免和外界產生衝突。雖然這樣,好像可以說服你避免了被標籤、被隔離和排擠,因為你也會害怕孤單和寂寞,但你因此活得越來越不認識自己,漸漸地覺得自己好空洞,像個空心的人。

    你選擇與自己遠離,遺棄自己,把自己視為沒有感受的軀殼,失去對自己的尊重和珍惜,也失去對自己的親密,當然也就不知道這個人生之於你,能創造出什麼樣的美麗?

    親愛的,你要看見自己生命的本質,懂得欣賞自己的美麗和精彩。你不需要總是等著誰來認同和肯定,才好像能允許自己是自己。

    我們對自己生命的勇氣,來自於接納自己是自己;不用再去追逐一個完美理想的我,而是每一天都實實在在活出自己的「我」。這個「我」,值得我們喝采及敬愛,這個「我」面對著各種生活的變化和壓力,還有各種角色的責任和要求,仍願意誠實的面對自己、忠誠於自己,並嘗試創造自己生命的豐富和精彩。

    所以,請勇敢的接受自己是自己。別人都已經有別人在當了,你這一生只需要詮釋和演繹你自己:你是誰?為何存在?在創造什麼?又在實現什麼?你為什麼而付出?為什麼而認真?又為了什麼總是能在挫折後還是不放棄的堅持著?

    我們的人生若要往前,請真正的擁抱自己的生命主權。讓我們離開過往的時空,從那個受傷者及害怕自己不好的位置站起來,走開。

    走開,不是拋棄或遺忘,而是找到力量,把過去摔倒、重傷的自己扶住,扶起自己離開那被任何人都置之不理的孤單處境,讓過去的自己知道,無論他遭遇什麼、經歷了什麼,你不會拒絕他,也不會因為羞恥而對他恨之入骨,排斥面對他。

    與其不停檢討或輕看過往時空的自己,不斷的反芻那些糾纏你的負面情緒,再以負面情緒苛責、羞辱自己,不如讓我們學會以最大的慈愛,張開手臂,擁抱住過往那些時空下,無助挫折或是不安恐懼的那個自己——真正的撫慰和接納真實的自己,無論自己遭遇過什麼、經歷了什麼,都不願放棄牽住自己的手,陪自己經歷每一處走過的風景。
  • View More 圖片1.png
    探索自我

    真正的活著,需要有看清自己的勇氣

    有人說《七月與安生》是一個渣男拆散閨蜜的狗血故事,或說這是一齣人生悲劇,這樣的形容都太過簡化,對我來說更像一杯重烘培咖啡,入口時苦澀濃郁,當適應了苦味,漸漸嚐到當中的層疊醇香,不會因此欣喜若狂,也無法簡單描繪,因為這是真實人生的滋味!
     






    作者:陳彥竹諮商心理師,擁抱心理諮商所所長,專長為婚姻伴侶、職場適應、壓力調適、正念減壓、同理心訓練。




    「七月與安生」這部電影,看完後心情有些五味雜陳,有人說這是一個渣男拆散閨蜜的狗血故事,或說這是一齣人生悲劇,這樣的形容都太過簡化,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更像一杯重烘培咖啡,入口時苦澀濃郁,當適應了苦味,漸漸嚐到當中的層疊醇香,不會因此欣喜若狂,也無法簡單描繪,因為這是真實人生的滋味!

    「不得已」的人生與「理所當然」的人生。

    這部電影的主角是兩個性格相異的女孩,一個傳統乖巧,一個新潮叛逆,在彼此交會的人生中,從對方生命中體驗到的完整,他們各自踩著對方的影子,由對方來滿足自己心底對於生命的盼望。

    每個不得已的人生,都有個理所當然的人生,七月在一個傳統的家庭成長,一個乖女孩該有的她都沒少,我們沒有人可以選擇要出生在什麼地方,只能順著環境長大,七月理所當然的要過著這樣的人生,26歲結婚27歲生小孩30歲買房,彷彿未來的一切都安排好了,七月的人生是一眼看穿。

    安生也有一個不得已的人生,破碎的家庭環境,沒有家的養分,同時也沒有家的束縛,一個飛行少年該有的她都沒缺,看似自由揮灑,其實一點也不自由,安生同樣有理所當然的人生,混吃蹭飯的過每一天,安生的人生只希望止於27歲。

    有時我們的人生好像都不是自己選的,從出生的家庭、想念的科系、想做的工作,甚至想愛的人,成長過程中他人的期待、社會的期待,對我們有很大的影響力,而這個影響力未必會被我們自己知覺到,因為是如此的理所當然,等著在人生某個片刻,突然覺得自己受夠了,突然看清楚了這一切,原來過去都在過著不得已與理所當然的人生,當這樣的覺醒出現,我們很難繼續裝睡下去,假裝這些就是自己要的人生。

    女孩子將來要習慣很多不舒服的事

    片中有段讓我印象深刻,在她們十三歲初識時,安生問開始穿著胸罩的七月會不會不舒服,七月回應:「當然不舒服,我媽說習慣就好,女孩子將來要習慣很多不舒服的事。」身為女性從小開始的刻板印象、不公平,這已經在許多電影電視作品一再提起,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,因為這些被提起、被重視,但同時也是最辛苦的時代,因為這世界的荒謬之處被看到了,並不代表就能改變這世界。

    七月的母親看清楚了這一切,但受限於時代、價值,無法逃脫這樣的枷鎖,只能將這人生的真相提前告訴這女孩,身為女性在這社會生活,有著許多辛苦在等著,殷殷盼盼進入婚姻,其實只是從一個家到另一個家,這條路傳統的康莊大道是辛苦的!但人生好像每一條路都是辛苦的,所以重點不是找一條不辛苦的路,而是選一條你要走的路,既然都苦,不如選自己想要的吧!



    勇敢面對才有可能解放自己

    家明這個擾亂七月與安生的男人,像是一場人生試驗中的關鍵催化劑,他的出現他的搖擺,讓三個人張力有餘幸福不足,不能靠近卻又始終走不開,有人說他很渣,但生命總會遇到這樣的人,讓我們有機會更明白自己。

    後來七月對安生的攤牌,一股腦地將多年的壓抑爆發。情緒的爆發可能傷人傷己,卻是真實的感受,她老早就發現男友與閨蜜之間的情慾暗流,但她忍住不提起,或許只是沒有勇氣去面對;她不喜歡一眼看穿的人生,她忍住不改變,可能只是沒有勇氣去挑戰。於是她隱忍、壓抑,以為人生透過退讓,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人生。

    當我們無法拒絕別人,同時在拒絕自己,時間久了漸漸不知道自己是誰,自己喜歡什麼,甚至不確定自己的感覺,這個時候生氣這個情緒,像是扭轉人生的關鍵,讓我們有力量去面對,用行動去爭取自己想要的。

    原來把想說的話說出來會如此舒暢

    這讓我想起一個真實案例,這個案例主角是一個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傳統家庭,工作上非常優秀的女孩,這些年努力的動力,是希望得到父親的認同,父親看重的不是她工作上的表現,而是時間到了該結婚的傳統,因此無論她再怎麼努力,都無法讓父親滿意,這讓她感到挫折失望難過。

    在一次假期返家時,父親再次嚴厲的批評她的不願意結婚,甚至氣得要趕她回自己家,以往她的反應都是什麼都不說哭著離開,好像人生有個劇本等著她演出,這一次她生氣的反擊:「我只是現在沒有要結婚,不代表我一輩子不結婚,我不是你們心中理想的女兒,你也不是我心中理想的父親,我已經不想改變你們,同時也不想被你改變,我們都做我們自己就好!」這一次的脫稿演出,父親的表情滿是驚訝,卻也沒再多說,雖然美好的假期還是起了衝突,但她當時的表情,卻是堅定且輕鬆的,她說:「原來,把想說的說出來,心理會這麼舒暢!」

    面對自己生氣的情緒,不是要我們衝動行事,反而是透過這強烈的情緒能量,回頭理解自己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,當我們越理解自己,越能知道自己的人生被什麼捆綁著,無論是傳統價值、對父母或社會的期待等,當我們看清楚了,選擇會跟著出現,所謂的選擇未必一定要脫離原本的人生軌道,有時選擇是一種內在自我的覺醒,此時即便我們做出一個和過去一樣的選擇時,內在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,因為這已經跳脫不得已的人生,當我們可以選擇時,人生不再一眼看穿,此時才是真正的活著!